返回首頁

时间犹如一条长长的河流,你能够看见它,却无法将它攥在手里——就像手里的沙子,你攥得越紧,它就消失得愈快。在时间面前,每个人都显得渺小;世界,是一个看不清、道不明的东西,明明它就在你眼前,能够用双手去触摸,但不论怎样,深藏在身体里的那颗心,却无法感受到这里的人,这里的物——我想,这里的风景也许本就不属于自己,所以尽管能够看到、触碰到,但却无法用一颗心去感受到。